早期欧洲人如何度过冰河时代:靠关节炎

在人类历史的某个节点,关节炎发挥了重要作用,使早期欧洲人在冰河时代中幸存下来。

如今,约半数欧洲人携带着GDF5基因的变种,这使他们在壮年时期患关节炎的概率几乎翻了一倍。其它地方的人也存在此基因突变,但比例远低于欧洲人。那么,为何如此呢?美国研究人员表示,疼痛的关节可能使早期的欧洲定居者在后来的冰天雪地中免受冻伤、骨折。

小小穴居人,矮小而结实

这个GDF5基因变种除了提高关节炎患病率外,还会使人变矮约1公分。尽管这看起来像缺点,但却能够帮助刚刚从非洲走出来的人们更好地适应欧洲北部的寒冷疆土。在寒冷天气中,矮小壮实更易于保持热量。俗话说得好,人越矮,摔得越轻——即越不容易摔断骨头。在那个年头,断骨是会危及生命的。

早期欧洲人如何度过冰河时代:靠关节炎

一些人认为,骨关节炎是由磨损所致;但显然,基因也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在严寒环境中四处行走可能足以筛选出一种具有保护作用的基因变异,哪怕随之而来的是关节炎这种老年疾病。由于关节炎通常发作于生育年龄之后,因此它不会削弱人们的生育能力,该基因便代代相传下来。

上世纪90年代,科学家首次确认关节炎和GDF5之间存在关联。后来,研究人员还将GDF5的基因表达与一种名为“GROW1”的遗传机制联系起来,后者会发出信号,使基因关闭骨骼生长。他们分析了世界各地人群的遗传物质,发现这个基因突变和这种关闭骨骼生长的遗传机制在欧洲人或欧洲裔身上更常见。在非洲等比较温暖的地方,这种基因突变则十分罕见。

此外,这种基因突变在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身上似乎也很常见。他们在欧洲及亚洲栖息了大约60万年,直到现代人将他们赶尽杀绝。事实上,如今的欧洲人可能是从他们身上遗传了这种基因。(via:煎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