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常熟野猫口神龙事件完整版:人生龙回归升天传说

自古以来,关于龙的消息,我们都是在老一辈人口中听到的,或者是在影视剧里了解的,相信大家最常听到就是1934年营口坠龙事件和1944年松花江坠龙事件了,但殊不知在民间还有更多关于龙的传说是大家不知道的,如果这2件关于龙的传说已经让你觉得很不可思议了,那么今天探秘志小编要跟大家讲的1984年常熟野猫口神龙事件,可能会彻彻底底的刷新你的知识观。

在说神龙事件之前,还是按照国际惯例,先给大家介绍一下事发地野猫口吧,可能很多人以为野猫口是一种不明生物,其实不是,野猫口就是一个地名而已,位于江苏常熟境内,也曾近是侵华日军的登陆点之一。

1984年常熟野猫口神龙事件完整版:人生龙回归升天传说

那野猫口神龙事件到底是个什么鬼呢?据探秘志翻阅相关的资料了解到,野猫口神龙事件并非和以往那些关于龙的传说相同,通常一些关于龙的传说大多数都是在雷雨交加的夜晚见到龙之类的,而野猫口神龙事件则是一个很狗血的剧情。

说的是,野猫口当地有一对夫妇晚年得子,但孩子出生的时候,各种异象突显,但最终孩子还是平安的出生,就在孩子生下来之后,孩子他妈就对孩子他爸说出了一个早年间的秘密,孩子他妈曾在年轻的时候和一个人发生了关系,随后这个男人告诉孩子他妈,他不是人,是一条龙,但孩子他爸看孩子和平常人家的孩子一样,就没放在心上。

但在几年后的一天,孩子他爸突然遇到一个道士,道士则一眼看出孩子他爸身上有一股龙气,但这股龙气很明显不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后来道士就和孩子他爸说明了一切,然后孩子他爸就带着道士回了家,随后就发生了民间传说中的野猫口神龙事件的传说。

那么,野猫口出生的这个孩子到底是人,还是人龙之子?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下面就跟着探秘志一起来看看1984年常熟野猫口神龙事件的详细经过吧。

1984年常熟野猫口神龙事件完整版:人生龙回归升天传说

野猫口是一个小镇,这里四面环山,与外界隔绝,人们安土重迁,倒也其乐融融。高林(孩子他爸)就住在这个闭塞的小镇子里,高林20岁就结婚了,偏偏在50岁的时候才有了这第一胎,眼看着妻子叶敏(孩子他妈)怀胎9个多月了,高林心里也是乐开了花,逢人便面带喜色地说:“我们家也要有接班人啦!”但是高林的老婆叶敏一脸愁容,似乎不太想要这个孩子的到来。

今天不例外,大早上的,太阳就异常的耀眼,高林坐在镇子的茶馆里,喝着茶跟大家讲着这个大喜讯,乡亲们都说高林这个孩子肯定不一般,酝酿了30年才出来。

正说着呢,就看见隔壁李嫂急匆匆跑过来,对着高林喊:“林子,你们家媳妇……好像……好像……要……要……要生了!”高林听了这话,马上把茶杯放下,叫上接生婆,飞一样地往外跑。

到了家,高林看见媳妇叶敏脸煞白煞白的,一直喊着肚子疼肚子疼,接生婆进来了,高林就在门外守着,只听到叶敏一声赛过一声地尖叫,这个尖叫一直从早上9点持续到12点,高林在外面听着媳妇的声音,心里像刀割一样,想着不会出什么事吧。

他叫了一句接生婆,过了十几分钟,接生婆出来了,一脸乌云,说:“高林啊,你媳妇,怕是生不出来了……”高林吓了一跳,他愣了一会儿,语带哭腔,说:“接生婆啊,我高林活到50岁才有了这宝贵的一个孩子啊,叶敏她这么长时间也不容易啊,你就再努力努力,请千万要帮叶敏把孩子生出来啊……”接生婆无奈地点了点头。

时间眼见着就到傍晚了,大家听说高林家的孩子生不出来,都过来了,看热闹的看热闹,关心的关心,出主意的出主意。高林看着这一圈又一圈的人,听着媳妇越来越无力的声音,心里越来越着急,就直接走进了房间,叶敏越发的脸色苍白了,接生婆看起来也有气无力的。

妻子看见高林进来了,便把接生婆支走了,把高林招呼到耳边,说:“林子,这个孩子怕……”高林听见这话,连忙说:“不会的,再努力肯定就生出来了!”叶敏气喘吁吁地摇摇头,说,“林子,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在嫁给你之前,也就是18岁的时候,我认识过一个外面来的小伙子,他叫龙一,他长相挺好的,人也幽默,我就喜欢上他了,他好像也挺喜欢我的,总之,偷偷地,我们就在一起了,可是我不敢告诉我父母,他们都希望我找个老实人,平平凡凡地过一辈子。”

高林听到这话,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说:“既然我们都生活这么多年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吧……”

叶敏又摇摇头说:“林子,你听我说完。”她叹了口气接着说:“林子,我对不起你。我和龙一一见钟情,可是三个月后,龙一突然过来对我说,他要回家了。要跟我道别,他说,他不是个人……”高林深吸了一口气,愣了半天。

叶敏接着说:“龙一说,他不是个人,他说,他说,他是龙……”高林全身的毛孔都立起来了,眼睛瞪得老大,嘴里开始重复着:“龙,龙……”好像明白了什么。

眼见着时间越来越晚了,天色也暗了下来。突然间,天空电闪雷鸣,一道白光闪过,叶敏大叫了一声,孩子居然出生了!这孩子跟正常人没有区别,就是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高林心想。倒是媳妇叶敏,一下子晕了过去,过了好些天才缓过来。